立即下载
【聚焦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系列报道②】学龄人口减少,乡村教育怎么“办”?
2023-01-20 18:22:09 字号:

编者按:日前,湖南省委省政府出台重磅文件《关于进一步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这是党的二十大对教育作出新的重大部署之后,全国首个就提高义务教育质量发布的省级重磅文件,标志着湖南吹响了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集结号”。文件提出了20条重要举措,其中许多具有湖南特色,有很强的针对性。为深入宣传贯彻落实文件精神,本网特别策划了“聚焦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聚焦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系列报道②】

学龄人口减少,乡村教育怎么“办”?

湖南教育新闻网报道 记者 余杏

1月17日,湖南省委省政府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要求,各地要科学研判城镇化进程、人口流动情况和学龄人口总体减少的趋势,加大义务教育资源整合力度,优化城乡学校规划布局。

人口是教育发展的前提和基础。新世纪以来,湖南出生人口的高峰是2012年,为97.2万人,但到2021年就减少了一半以上。据测算,我省义务教育的规模将从2021年的787.5万下降到2025年的777.2万,到2030年将急剧下降为545.6万。

学龄人口大幅减少,乡村学校首当其冲。未来,乡村教育该怎么“办”呢?

现象:乡村人口减少让乡村学校“空心化”

近年来,我国乡村人口持续下降。据2021年国家统计局相关统计数据显示,近10年来,我国乡村人口减少16436万人,城镇人口比重上升14.21%。

乡村人口减少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人口自然变动,二是人口外流。随着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学龄人口从乡村不断向城市集聚。为了让子女接受较好的教育,稍有条件的乡村家庭大多设法将子女送到城市学校就读。“为了让小孩上一个好小学,我们在长沙买了一套房。”岳阳市湘阴县岭北镇村民钟先生一家倾尽积蓄买房,就是为了孩子能到城市读书。

伴随着乡村学龄人口的不断减少,乡村学校在校学生也在不断减少,特别是人口稀少的偏远山区小学,一个班几个学生,一个学校几十名学生的现象司空见惯。这也导致乡村学校数量不断减少。

据《中国乡村教育行业发展现状分析与未来前景调研报告(2022-2029年)》统计,2013-2019年,我国乡村学校数量由159193所下降至104217所,乡村学校班级数量由133.2万个下降至112万个。这种情况在乡村小学教育领域尤为突出。2013-2019年,我国乡村小学学校数量由14万所减少至8.9万所,乡村小学班级数量由113.9万个下降至95.3万个。

2022年6月,“教育这十年”“1+1”系列发布会上,教育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我国推进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取得明显成效,但一些深层次还问题亟待破解。“受城镇化等因素影响,一些地方农村学校生源大幅减少、城镇学校随迁子女不断增加,仍面临‘乡村空、城镇挤’的突出矛盾。”

布局:深入推进“两类学校”建设

近年来,我国乡村教育经历了从“村村办学”到“撤点并校”再到推行“小班小校”的历程。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简称“两类学校”)是我国教育体系的“神经末梢”,是农村义务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城镇化推进、乡村学校撤并和城乡教育质量差距等主客观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要应对人口减少的大趋势,办好乡村教育,就必须深入推进“两类学校”建设。

2019年以来,中央和我省先后出台《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湖南省委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推动全省城乡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若干政策的意见》《湖南省教育厅关于加快推进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通知》等一系列文件,明确了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的目标任务、具体要求和保障措施。

2020年,湖南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建设和管理的意见》。文件要求各地科学设置乡村小规模学校。学校布局原则上小学1-3年级学生不寄宿,就近走读上学,路途时间一般不超过半小时;4-6年级学生以走读为主,在住宿、生活、交通、安全等有保障的前提下可适当寄宿。

文件特别强调:“在每个乡镇至少建设1所软硬件条件达标、教学质量较好的标准化寄宿制学校。”

根据相关政策部署,我省各地陆续开展了相关探索。

20世纪八九十年代,永州市新田县基本每个村都办有学校。然而,近年因为城镇化加速等多种原因,新田农村出现了不少“麻雀小学”和“空心校”。农村教学点规模小、条件差、师资弱、质量低,与人民群众对优质教育的需求,差距较大。

2020年春,新田县率先在湖南省探索乡村小规模学校优化提质改革,农村教学点由104个优化整合为24个,1160名在校生和125名教师全部得到妥善安置,乡村小规模学校从“小而弱”“小而差”向“小而美”“小而优”转变。“新田经验”入选《湖南基层改革探索100例》。

在长沙浏阳市,近年来该市也结合县域实际,高质量推进乡村寄宿制学校和小规模学校建设,吸引1200余名学生“回流”乡村学校。

学生的“回流”得益于浏阳推进的“三个一批”,优化了乡村寄宿制学校和小规模学校点位布局。

——新建搬迁一批。根据科学“摸底”,在偏远乡镇人口相对集中、交通相对便利地带新建学校,其建设标准不低于城区同类学校,吸引学生“回流”,有效遏制乡村学校“空壳化”、主城区“挤不下”问题。

——提质改造一批。近两年投入1.5亿元,提质改造双狮坪中学、溪江中学、人溪小学等34所学校,保障学位、床位、餐位、厕位足额配备。

——保留转换一批。杜绝一刀切,对于居住分散、交通不便的教学点,保留86所,暂时停办25所,方便3885名学生就近入学,避免因学校布局调整导致学生辍学。

在省级层面,我省今年继续加大“两类学校”建设力度。1月14日,湖南省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开幕,省长毛伟明在省政府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今年要整合600所乡村小规模学校,建设400所乡镇标准化寄宿制学校。

办好:让乡村校实现“小而美”“小而精”“小而特”

乡村学校要建好,更要办好。如何办好?

醴陵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余汉平认为,办好乡村学校可以借助外力,通过建立集团教育体的方式,通过“城市带农村”“大校带小校”“强校带弱校”,实现管理机制、教育资源、办学成果共建共享,推进姊妹学校一体化办学、协同式发展。

各地也在深入探索。作为“三湘第一县”的长沙县,近几年有越来越多学生“回流”乡村学校,2022年从城区学校回乡就读的学生就有1100余名。其重要“秘诀”就是合作办学。

2022年,长沙县首次与雅礼实验中学合作办学,依托雅礼实验中学资源优势,推动实现资源共享、校际联动。名校品牌效应凸显。得知这一消息的周边居民十分高兴,纷纷将孩子送至该校就读。据统计,果园镇近两年“回流”105名学生,创历史新高。其中,雅礼实验田汉学校接收“回流”学生50人。

不只是雅礼实验中学,长沙县2022年还大力引进了长郡中学、砂子塘小学等优质教育品牌入驻果园镇、黄花镇等乡镇。全县有15所学校(幼儿园)与省内外14家优质教育品牌建立合作关系。

当然,在借力“大校强校”优势的同时,还要结合“小校小班”特点,盘活地域特色和地方文化资源,努力打造一批“小而全”“小而美”“小而精”“小而特”的乡村特色学校。

湖南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湖南省教育战略研究中心副理事长赵雄辉认为,乡村教育要发挥乡村丰富的地域文化、乡土生活、传统习俗等优势,整合乡村独特的体育、美育、劳动教育,亲近自然的教育资源,在办学理念、育人目标、课程设置、教学方式上体现乡村教育的特色。

“我们没有公园,但我们有田园;我们没有博物馆,但我们有大自然。乡村学校可以利用本土的自然资源,全面培养学生创新思维,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涟源市湄江镇长春联校校长刘喜平说。

事实证明,“小”也能办好。株洲市渌口区渌口镇松西子小学实行“生动、智慧、多彩”的七色光课程,为学生量身定制课程;涟源市湄江镇长春联校开发湄江乡土文化校本课程,挖掘地方文化,在孩子们心里种下乡愁的种子;沅陵县凉水井镇中心小学通过水的品质影响师生的品质,用水打造特色文化校园……这些乡村学校都办出了自己的“味道”。

教育界专家认为,当前,随着人口的减少,乡村教育发展确实面临一些困难和问题,有财政上的,有管理上的,有软硬条件上的,但只要我们用发展眼光、改革思维和制度优势来破局,整合资源,提前布局,也能为薄弱的乡村学校穿上坚硬的“铠甲”。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作者:湖南教育新闻网

编辑:余杏

分享
点击查看全文

回首页
返 回
回顶部